昭和狂熱祭

欧阳克在赵王府上醉了,小王爷就坐在对面,拉着他要讲中原地的好,讲江南有如花的美人。
有多美?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
欧阳克闻言一笑,心想他果真是个孩子,江南的女子有多美又如何,他为何一面说一面看着自己?
他当然也知道完颜康卖弄的是乐府里赫赫有名的西洲曲,可酒意卷着困意,酣然而至,他懒得说,微微眯起双眼,也什么都不打算说。
他不说,小王爷却是爱说的,完颜康眉眼生得俊,俊得锋芒毕露,唇间是朔风里烈焰般的美酒,舌尖上却说着江南烟雨里半面桃花,一双眼睛有紧紧盯着他。
那美人在哪里?在红豆累枝,莺飞水暖的南国吗?
还是在一轮银月的大漠,白驼山上马鞭卷风沙,辉夜里连风沙也妖娆?
亦或在北风卷鹅毛大雪吹就一地烂银白蜡风光,一枝木槿花便锦绣的朔地,就在这漫漫长冬的眼前?
谁也不知道了。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