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和狂熱祭

[MTMTE威塔]A thousand suns

胡言乱语极端意淫的短段落,部分与原著不符合注意!隐晦平行空间,里面关于对接的部分借用了阿凡达之间将神经根缠绕在一起的方式。

试图描述一种柏拉图与肉欲分离的欲望与控制。





塔恩是威震天手把手带出来的。
为了培养最致命的DJD处刑人,威震天对他的教育里强调了极端的忠诚,即为舍弃。从舍弃姓名开始,忘记自己是谁,来自何方,忘记一切的自我,塔恩在这过程里逐渐被威震天和霸天虎军团的信条所吸引了,和平经由暴政恰恰是符合他内心甚至于解开疑惑使一切豁然开朗的。他开始奉威震天所说一切为晷镍,甚至以面具显示自己的忠诚——放弃自我,成为威震天所需的任何形式。
对你的目标绝不罢休,威震天说,一名好的猎手必然心无旁骛,而何等的专注才能匹配这样的心境?善于文辞的大帝引用了处子作为比喻。
塔恩无疑对自己的老师报有全身心投入的崇拜乃至性幻想,这也正是他的杂念所在,他请求威震天夺走这种杂念。
破坏大帝一开始对于塔恩的献祭式狂热十分震惊,可他最终没有拒绝塔恩。在日后回忆里他提到:“尽管那时他不过是个狂热的年轻人而我从不缺乏追随乃至追求者,但那确实是第一次,他人的狂热里透露出的黑暗使我不得不警惕,我希望夺走它,我希望能控制它,正如我能教导、掌控塔恩。

当塔恩与威震天在蓝色花海包围的墓地前再见时,威震天粗鲁地拆掉了塔恩的融合炮,他愤恨地道:“看看你的样子,塔恩!”
塔恩看着昔日的老师,他看自己的眼神充满难言的否定情绪。
我现在是一个疯子,杀人狂,神经质,咬人的疯狗,是很多可以和炉渣相提并论的词语,并且永远不再是应该成为的角色了。
塔恩没有回击,他想起自己曾经向老师献出忠诚与秘密的日子,赛博坦的两轮卫星俯瞰城邦,威震天牢牢压住他变形到一半的履带将它们扯开,他疼得要命,全身散热器咆哮作响。破坏大帝甚至没有使用输出管,比起肉欲的拆卸他似乎计划着些别的——很快,他拽出脊髓神经的电路丝,那前面变形成一把锁楔,在塔恩反应过来之前插进了坦克因没有变形完全而暴露在外的脑单元接孔里。
塔恩甚至没有挣扎,这位伟大角斗士的前半生就波澜壮阔地沿着神经电路直冲进他的脑海里。
神经电路大量数据群产生的级联效应差点使他哆嗦着过载,他意识到自己的老师正在试图告诉自己某些重要的东西,威震天的手沿着履带慢慢摸进塔恩的火种舱前板,"开始了。"他说,"我相信我的战士不会怕疼。"
威震天说着,左手已变为狭长的尖刀,绿色的火焰诡异而缠绵地舔过了刀锋。他再一翻手,将尖刀直直插进塔恩的前板。
淬过火种烈焰的锋芒快速变形为一柄烙铁,在塔恩胸前打出霸天虎的标志。
威震天放手,坦克在痛苦与快感交替攀升地煎熬中挛缩变形为彻底的载具,威震天刚才亲手将火种的一部分刻进了自己血肉里,从此以后他不再是伪像,不再是虚无,不再是无名之人。
他是霸天虎。

塔恩看着站在墓碑下的威震天,感觉自己的变形齿轮正在发热,他抬起头,凝视威震天,长年累月的仰慕与追随让他明白破坏大帝正在等待什么。
他在等待自己动手。
塔恩忽然很想作呕,太恶心了,这太恶心了。
好吧。
他动手,给了昔日的老师几拳头,惊讶却预料之中的,对方没有还手。
塔恩的散热器大声作响,他走向躺在地上的威震天,锐利的指爪抠开他的前挡板,然后自暴自弃地坐了上去。
“他渣的,你为什么不还手,威震天?”他觉得自己听上去像在乞讨。
是的,乞讨威震天的暴戾:“我们换个方式解决吧,老头儿。”
几个赛分后,塔恩两手撑地阻止着输出管顶开自己的次级邮箱,他几乎快忍不住变形了,五指泄愤般抓开一大片苍蓝的花朵,他把它们捏碎,拍在威震天光镜上:“看看它们,看看你的样子!”
“看看汽车人对你做了些什么!”他咆哮着松开手,再次坐实了输出管的位置。
威震天在他坐下去的瞬间伸手卡住了塔恩的关节轴,如果塔恩强行变形,那么他们两个中必然有一个会碎点儿胳膊腿,这是角斗士的伎俩。
接着,威震天主动加入了这场塔恩试图主导的对接里。他的散热扇开始大功率运作,塔恩的音感系统被眼前军品狰狞而压迫性的轰鸣包围,这声音从前他升级机体后的格斗训练里常听见,令他兴奋得要命,只不过那时是揍他,现在是干他。
“想听听我的想法吗……Tarn……不,也许是……”年长的TF低声道。
塔恩醒了。
他睁开眼,荒芜而无垠的星空在他眼前展开。
“你可真够菜的,娘娘腔。”他的新盟友毫不留情地道。
塔恩撑着膝盖站起身,意识到自己残损的右臂上空空如也,断臂如一截尸躯随动作无力摇晃。
“我真没想到你在勇猛的几拳后直接被威震天那半截入土的老头撂倒了。”
塔恩没理他,通过内线频道下达了围攻命令。
他居然被打出了数据残影?不可思议,也许升级后疏于维修的装甲需要一次大检查了。
一朵苍蓝的花从塔恩后背的履带间飘落。

身骑骏马的年轻战士,终有一日成为马背上的亡魂。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