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风

“我总也想着她,只不知她是否想我。”
他说到这里又拜了拜,仿佛爹娘能看见似的,再道:“不过有得想,总是好的,爹,娘,儿子再也不是一个人啦。”
秋夜寂静,花影满地,他这才站起身来,灯市的人都散了。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也许我会去葱岭瞧一瞧,听说那里的土地很美,他的眼睛就像玉其塔什草原上的奔赤河。
可他再不能去了。